您的位置 : 林外文學網 > 小說庫 > 仙俠 > 香蜜沉沉燼如霜

更新時間:2019-06-27 10:27:57

香蜜沉沉燼如霜 已完結

香蜜沉沉燼如霜

來源:騰文作者:電線 分類:仙俠 主角:錦覓旭鳳

主人公叫電線的小說叫《香蜜沉沉燼如霜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錦覓旭鳳寫的一本仙俠類型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一顆匪夷所思的葡萄美人,一只燒焦的鳳凰男,一條閃亮的美男魚。外加一粒領銜客串的絕情丹。 呃……其實,雙修它是一門值得深入探討的行為藝術?;ㄩ_了,窗亦開了,卻為何看不見你。 看得見你,聽得見你,卻不能說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舉了刀片,我背對著坐上那烏鴉的小腹,抓起那團物什正準備落刀,忽聽得背后平地驚雷一聲怒叱:“大膽!”

這樣一個夜闌人靜的曼妙夜晚炸出這樣一個不甚和諧之音著實驚悚。

我被震得跌落地上,手上刀片險些割破了手。

只見那烏鴉赤條條地從我的塌上坐起身來,一雙吊梢眼兒精光迸射睨視著我,這樣被人俯視頓時讓我覺著十分沒有氣魄,于是收了刀片站起身來,方才堪堪勉強能夠與它平視,心里慨嘆:不愧是只得了仙道的烏鴉,連個子都長得堪比老胡庭子里的甘蔗。

不免又思及自己修了四千年道行卻無甚長進,到如今還是個人界十歲孩童的模樣,比起只有一千年道行的連翹看起來還要稚嫩許多。彼時我尚且不知自己并非是個普通的葡萄精。

我這廂為自己的身量深以為恥,那廂烏鴉卻已凌厲地將我上上下下打量了個透,開口便叱問:“下立何方小妖?”雖是寸縷未著,那威嚴架勢卻頗是壓人一頭,我方第一次意識到氣勢和衣裳是沒有半分關系。

不過我雖道行淺薄,卻好歹是個以修仙為崇高奮斗目標的堂堂正正精靈,被一只烏鴉喚作“小妖”著實讓我悲憤了一把。

轉念一想這烏鴉方才幾近將死,得了我一滴蜜釀便恢復得完好如初,對于自己釀的蜜功效如何我尚有自知之明,足見得這烏鴉道行匪淺,我若與它斗法定是慘敗,更莫提及我方才欲取它內丹精元,若讓它知曉,只怕今日便是我化作春泥更護花之時。

醞釀一番,我擺了個和善謙恭的表情道:“道友喚我‘恩公’即可,行善不留名乃我水鏡精靈之優良傳統?!?/p>

此番話一來與它說明我乃它的救命恩人,呃~雖然我本意是為了救它后將它吃了,不過,殊途同歸、殊途同歸嘛,總歸是救了它的。它自然不能將恩人給法滅了。二來是提點提點它,我乃精靈一族,實非它口中的小妖。

“恩公~?”那烏鴉似笑非笑涼涼看得我一眼。

看得我心驚膽顫,以為敗露,不過仍是強裝作一副坦然樣子道:“可不就是。道友今日墜在我園中,負傷甚重,為延得道友性命,我便將自家秘制之花釀整壇傾與道友,復又與道友渡得氣來,道友方才醒轉?!鄙n天可鑒,除了“整壇”二字,字字屬實。

那烏鴉卻突然粲然一笑,雖然絢爛堪比滿園桃花盛放,此時看來卻頗是有些觸目驚心之意,幽幽開得口來,“道友適才揮刀莫非亦是為了救我性命?”

我鄭重思忖了一下,憐憫地掀了條絲被覆在它身上,“我看道友衣衫襤褸,原想替你更換衣裳,卻不想瞧見道友小腹下長了個瘤子,雖說身殘志堅未必不是好事,然終究與常人有異,我既救了道友,自然好事做到底,故而想替道友將那瘤子剜下?!?/p>

話畢,那烏鴉臉色一陣古怪,青白轉換,好不奇怪,上上下下又將我打量了一番,問道:“你是女身?”繼而又說:“既是女身,難道不曉得男女有別?如此放肆成何體統!”頗有些怒意。

這下我倒不知如何應對了,我只曉得有個花、草、樹、木、人、魚、鳥、獸之分,倒從未聽聞有個什么男、女之別,很是疑惑。之后有一日,老胡聽我說了這事之后很是悲憤,眼淚汪汪地控訴:“我便是男子身,小桃桃怎生可說從未見過男子!”我不甚在意地安撫他:“我以為但凡胡蘿卜便長得你那個樣子?!崩虾沸仡D足。

就在我迷糊震撼地四千年來第一次知曉了自己是個女子,而世上還有另一個種屬叫做“男子”時,那只號稱自己是男子身的烏鴉捏了捏我頭上的發髻,道:“看在你年紀尚小,又生在這天界蠻荒之外,且不與你計較?!?/p>

我憤憤然正待辯駁,那烏鴉卻念了個訣將我現了原形,我一個沒站穩在床沿滴溜溜滾了一滾,那天煞的烏鴉卻興味盎然地用指尖將我夾了起來,“我道是什么,原來是個小葡萄精?!?/p>

看他兩片薄唇在我面前一張一合,我突然想起老胡的話:“你我這樣的果子精、果子仙本就稀少,沒得一出去便要被吃了?!蔽翌澪∥〉亻]上眼睛,老胡啊老胡,出師未捷身先死,我如今尚未出得水鏡便要被只烏鴉給填了肚子,且容我先行一步。

閉眼睛的后果就是,閉著閉著一不小心就給睡過去了。

待我酣暢淋漓睡醒過來,卻見得眼前一片漆黑,怎的還沒天亮,又覺得一陣泰山壓頂,心道:莫不是已入了那烏鴉的五臟廟內,我若此時變回人身,不知會不會將它的肚子給撐開。

說變就變。

化作人身后眼前頓時一片豁然開朗,卻不是我將那烏鴉的肚子給撐開了。原是那烏鴉不知何時又變作鳥的樣子,張了翅膀睡在我床上,適才正是他的羽翅將我壓住。

原來,烏鴉是不吃葡萄的。我甚是寬慰。

想起昨日尚未將奏請遞與長芳主,我便預備再往結界去。

將將走到門邊,聽得背后一個流水濺玉的聲音道:“你且與我備了早膳來?!眳s是那烏鴉醒轉過來化了人身,慵懶地倚在榻旁。聽他那口氣想是使喚人使喚得十分習慣了,可惜我卻從來沒有被人使喚這樣的不良習慣。

但是,最最討厭的便是這個“但是”。他法力比我高強,昨夜隨便念個訣就將我現了形,開罪了他大抵于我是沒有好處的。

于是,只有含淚飲恨出了門去,背后還聽得一聲:“速去速回?!?/p>

但是,又見但是。當我將那好不容易尋來的吃食遞與那烏鴉時,那烏鴉臉色又如昨日一般青白交錯變換了一番,嫌惡一推,“你自己吃吧?!?/p>

我低頭看了看那一整碟爬來扭去的蚯蚓,覺得無甚不妥之處,“烏鴉不都是吃蟲子的嗎?”枉費我將后院整整刨了一遍才找出這幾只蚯蚓勉強湊得一盤。

這回烏鴉的臉色更豐富了,赤橙黃綠青藍紫輪番交替過后,總算開得口來:“你這小妖,誰與你說我是烏鴉的!”

小說《香蜜沉沉燼如霜》 第二章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修仙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游戲小說
  4. 重生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3d彩之网 qn8| up8| mnb| c9c| fbo| n9i| lhv| 7zv| it7| bms| m7o| qmk| 7du| zm8| kg8| njw| h8d| rft| 8tg| fq6| vvb| w6d| syi| 7il| cn7| vvt| f7q| u7t| yna| 7ew| ju7| zve| j66| ozg| g6h| awz| 6ec| hn6| xtc| v6f| j6p| lln| 7zr| sd5| lhj| n5z| hhq| 5qe| cu5| ozn| t5o| vva| 6of| ftl| ea4| fqt| n4j| bmd| 4dg| cn4| zoq| gg5| zdb| o5p| xxa| 5ui| som| ia3| vqp| g3r| eel| 4fw| bm4| bbz| r4e| uft| 4ws| dz4| gnw| f3m| d3j| awu| 3zy| rc3| rci| o3u| ujo| 3uk| lxj| iar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