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林外文學網 > 小說庫 > 武俠 > 亂世逍遙記

更新時間:2019-06-28 15:08:48

亂世逍遙記 連載中

亂世逍遙記

來源:落初文學作者:常居九 分類:武俠 主角:白慕華朱英

主角是常居九的小說是《亂世逍遙記》,是作者白慕華朱英寫的一本武俠類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朝廷腐敗,武林動蕩,分爭恨不休。兒女情長,愛恨癡纏,江湖任漂流。孰好孰壞,原本難分。滄?;茧y,有情人雖成眷屬,世事難全,尚有癡心人未歸……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程青騎在馬上,轉頭見楊君衣襟飄飄,自有一番風度,心想:“楊大哥長得倒挺俊?!彪S即問道:“楊大哥,你當真不會武功嗎?”

楊君道:“當真不會,爹爹媽媽要我學,可我偏不學,便偷偷跑了出來?!?/p>

程青皺眉道:“你這人有點兒傻氣,行走江湖,不會武功豈不要吃大虧?我可不像你,我媽不讓我學,可我偏要學?!?/p>

楊君道:“武功有什么好的,我不與旁人爭論,他們自不會尋我麻煩了?!背糖嘀坏脫u頭嘆氣。

楊君忽問道:“程青妹子,適才那群壞人為什么追你?”

程青笑道:“那些壞人啊,嘿嘿,寶貝被我給借來了?!?/p>

楊君疑道:“既是借的,他們為何追你?想必是你沒及時歸還他們了,他們那般追你,定是什么重要的寶貝吧,你怎能借了東西不還?”

程青道:“楊大哥,你怎生這般呆氣?我說借的你就當真以為是借的,既是寶貝,他們又如何肯相借于我?”

楊君問道:“那便你是偷的了?”

程青嘻嘻一笑:“你總算聰明?!?/p>

楊君眉頭一皺,道:“你小小年紀,怎就行此小人之徑?自己的便是自己的,不是自己的人家不肯借,你又何必去偷?”

程青顯得不耐煩,道:“楊大哥,你說話忒也啰嗦,偷了就偷了,即便我不去偷,始終也會有人去偷。這兩匹馬也是我偷的,你不也騎著嗎?”

楊君聽得這馬匹竟也是她偷的,旋即勒住,叫道:“啊喲,這馬匹竟也是你偷的?罪過罪過,程青妹子,你速將馬匹騎回去還與人家,若是別人也要趕路,豈不是耽誤了行程?”

程青也即勒住馬匹,怒道:“你這人婆婆媽媽,像個和尚似的!在江湖上行走,誰又能管得住自己手腳?我瞧你救我一命,這才尋來馬匹與你去昆侖山,你不知好歹,還來數落于我?!?/p>

楊君見她喜樂無常,急道:“不是不是,程青妹子,咱們做人應當坦坦蕩蕩才是,怎能行那些小人做的勾當?”

程青怒道:“你罵我是小人?呸!那你自己去昆侖山吧,我不理你了?!闭f完雙腳在馬腹上一踢,那馬吃痛,嘶叫一聲,揚塵去了。

楊君叫道:“程青妹子,程青妹子?!背糖鄥s哪里理會?那馬奔得快,片刻間便隱沒在山道中。楊君不禁垂頭哀嘆:“島外的人可奇怪的緊,不是逢人便打,便是去偷去盜?!被蚴菞罹孕∩俪黾议T的緣故,對江湖中事毫不知情,又道:“別人自做別人的事,倒也礙我不著,我做好自己的事便是了。人生在世不過百年,何不活的坦坦蕩蕩,好教后人無從唾罵?!闭f完轉身撫摸那馬頭,道:“馬兒馬兒,尋你的主人去罷?!碑斚抡{轉馬頭,在馬臀上輕輕一拍,那馬長嘶一聲,潑喇喇放開四蹄,踏塵而去。

楊君想到萬無影此刻不知是死是活,心中好生焦急,只得加快步伐向昆侖山走去,不覺天色漸黑,楊君獨自走在這荒山野嶺之中,卻也毫無懼意。

這六月的晚間,明月高掛,繁星點點。山林中更是清風吹拂,蟲鳴鳥叫,當真別有一番韻味。楊君聽見蟈蟈的叫聲,便學蟈蟈叫幾聲,聽見貓頭鷹叫,便又學幾聲。夜晚趕路多有不便,楊君也只好慢慢走著,這般悠悠然,忽見前方隱約有火焰升起,楊君好奇心起,慢慢走去。

待走近過去,細一看時,只見七名勁裝結束的漢子坐在一堆明晃晃的火焰旁,年紀相差不多,最大的不過六十,最小的也不低于四十五。楊君急躲到樹后觀看,只聽那為首的一名漢子道:“不曉得二弟他們有沒有追到那女娃娃?!?/p>

另一名漢子道:“那女娃娃想來也沒多大本事,憑二哥本事,捉她自是絲毫不費氣力?!?/p>

那為首的漢子道:“那女娃娃忒也大膽,連我青城十雄的東西也敢偷,可真是氣煞老子!”這二人說話,與日間在酒肆追程青那人一般,均是川音。

楊君聽了,暗道:“他們說的女娃娃想必便是程青妹子了,日間那三人想來與這七人是一道的,程青妹子盜了別人寶貝確實不該?!?/p>

只聽那為首的又道:“這青銅神鼎乃是我兄弟十人練功所要,若是就此丟失,內力再也不能進增,還如何稱霸中原武林?!?/p>

另一名漢子道:“大哥所言極是,不過二哥還沒回來,我們著急也是沒用?!?/p>

楊君聽他們說起被程青偷了寶貝,暗道:“人家說自家的事,我在背后偷聽,實非君子所為?!碑斚罗D身便走,不想腳底一滑,“啊喲”一聲摔倒在地。

那七名漢子一驚,齊刷刷站了起來,為首那漢子問道:“什么人?”楊君爬了起來,向七人走過去,行了一禮,道:“晚輩楊君,路徑此地,打攪了各位大王,恕罪則個?!?/p>

那漢子見他文文弱弱的,心下起疑,問道:“你可聽見咱們說什么了?”

楊君暗道:“君子敢做敢為,我若坦誠相待,想來他們也不會與我為難?!碑斚抡f道:“小子聽見有個女娃娃偷了你們練功的寶貝,你們已有人去追了,大王,雖然那女娃娃有錯在先,你們若擒住了她,萬不可逞兇傷她?!?/p>

那漢子眉頭一皺,道:“怎么,你認得這女娃娃?”

楊君手拿折扇,雙手搖道:“識不得,識不得?!毙闹袇s道:“雖然程青妹子有錯在先,見你們這般諱莫如深,想來也絕非善類,我若說識得她,你們豈能容我離開?”

那漢子見他一人在這荒山之中,還道他是位武學高手,道:“閣下既認不得她,那不如我們坐下一起敘敘如何?”

楊君搖頭道:“小子還有要事在身,恕不能相陪了?!闭f完轉身便走。

其中一名漢子忽地躥到楊君前面,道:“你這龜兒子,既曉得了我兄弟十人的練功法門,豈能就此離去?”

楊君道:“小子無意聽到,乞請大王恕罪,那寶貝是各位大王的,小子拿來也沒用處?!?/p>

那漢子聽了,怒道:“格老子,你膽敢小覷青銅神鼎!”

楊君忙道:“不不不,那是大王的寶物,小子自不敢小瞧于它。只是小子不習武功,要來沒用?!?/p>

那漢子不知他當真不會武功,只道他有意戲辱,問道:“不知兄弟師承何門何派?”

楊君道:“小子無門無派,大王待怎樣?”

那漢子心中勃然怒起,忽地一掌打出,楊君正待避讓,卻已不及,只聽“啪”的一聲響,臉上登時便紅腫起來。那漢子一愕,隨即同另幾名漢子一齊大笑起來,說道:“我還道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,膽敢在我青城十雄面前猖狂,哪曉得竟是個膿包?!?/p>

楊君伸手捂住臉頰,眼淚險些掉了出來,怒道:“你憑什么打我!”

那漢子知他絲毫不懂武功,當即抓住他衣領,喝道:“就憑你這膿包也敢小覷青銅神鼎!說,你到底認不認得那女娃娃!”正待舉手再打,忽聽得“嗖”的一聲響,火光照耀下,只見一枚銀針朝那人射將過來,那人見勢,急放開楊君,向后一退。他見這枚銀針放的平平無奇,當即喝道:“哪個不怕死的,膽敢在老子面前賣弄這般粗淺功夫?”

前面一株樹后跳出個少女,叫道:“不許你們欺負楊大哥?!奔氁豢慈?,這少女鐘靈毓秀,一身青衣,正是程青。楊君又復見到程青,心中喜極,道:“程青妹子,你來救我了?”程青道:“楊大哥你快過來,他們是壞人?!睏罹敿聪虺糖啾既?,笑道:“我自然知道他們是壞人?!?/p>

適才那漢子一心要尋回青銅神鼎,哪里肯讓他走掉?當即騰身而起,已躍到楊君面前,喝道:“你這膿包,要走么?”他不等楊君答話,雙手朝他一抓,迅速在其雙肘曲池穴上一點,楊君周身立時便酸軟無力,怒道:“你們幾個大人,來欺辱我們手無縛雞之力之人,還稱什么青城十雄,呸,也不害臊?!蹦菨h子卻哪里理會?朝其余六人道:“昨日就是這女娃娃盜了神鼎,咱們上?!闭f著揮拳向程青躍去。

那六人聽得吩咐,紛紛上前相斗。程青見六人同時攻來,忙向后躍去。楊君無奈動彈不得,只看的心中暗暗著急,叫道:“青妹,你快用針射他們?!背糖嗟溃骸皼]有了,適才已在林中用完了?!睏罹坏谩鞍选苯锌?。

程青眼見一人拳頭已至,當即側身避開,哪想邊上兵器又至,又復矮身躲避,正避間,另一人已跳到她前面。這一下無處可避,左手已被另一名漢子拉住,那漢子更不容她細想,帶力一拉,便將她拉了過來,順勢在她穴道點了幾下,便再也動彈不得。那漢子笑道:“比起那膿包,你倒要好得多,但要在老子面前撒野,卻還嫩了些?!?/p>

楊君見程青也被縛了手腳,叫道:“你們放了青妹,什么事沖我來便是,去欺負一個女兒家,羞也不羞?”

那為首的漢子走到楊君面前,結結實實扇了他一巴掌,怒道:“老子做事,要你這龜兒來多嘴?”楊君只覺臉上*